主页 > 常见问题 >

时间:2021-07-31 17:09

  浙江台州一家公司将一座高层建筑打桩在距防汛海塘不足3米的位置,挤占了防汛抢险通道。当前正值汛期,如此建筑让附近百姓惊恐不已。对此,有关管理部门相互推诿。对于千里海塘到底归谁管的追问,临海水利局局党委委员竟反问:“你问我我问谁啊?”

  7月28日,已连降4天暴雨的椒江水位大涨。当天,台州气象部门报表显示,台州市75%的大中型水库超警戒水位。

  椒江是流经台州的主要河流,台州主城区椒江区即因江得名。就在椒江前所街道沿江客运码头东侧,椒江双信船舶有限公司厂区内一幢占地数百平方米的仓库房正在施工,已建成约20米高。

  在距离建筑物墙体约2.5米处,就是浙江曾历时3年、投资45亿元修建的“千里海塘”。

  海塘失防,曾让浙江沿海百姓有着伤痛的历史记忆:1994年17号台风登陆温州瑞安,摧毁温州、台州等地海塘530公里,人员伤亡惨重,直接经济损失124亿元;1997年11号台风旋至,风势更猛,台州一带海塘几乎全线亿元。

  正因如此,这条千里海塘被当地人称为“生命线”。每年台风季节,海塘就是阻隔台风的唯一屏障。

  据台州市水利局执法人员介绍,厂区建设的位置处在背水坡,根据《浙江省海塘建设管理条例》规定,“背水坡脚起向外延伸30米”都属于海塘管理和保护范围,不允许建设非基础设施。执法人员说:“因椒江地皮紧张,当时政府补充规定,将范围缩短至15米。而这个建筑墙体距海塘坝坡脚只有约2.5米,显然不符合要求。”

  每年7-9月,是台风高发期。台州市水利局水政监察支队队长江华明说,近距离的高层建筑,有可能引起海塘滑坡、沉降、渗漏等问题,如果遇到台风、海潮、暴雨“三碰头”,可能就是导致海塘溃坝的薄弱环节。

  据了解,椒江双信船舶有限公司受船舶行业不景气影响,已经停产。今年上半年,公司决定转行水产及制冰业,此处就是他们建造的一座冷库。

  那么,这库房是企业瞒建,还是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许可?在与企业负责人联系未果的情况下,记者到椒江区了解情况。然而台州市水利局领导明确告知,虽然行政区划在椒江,但实际的管辖、维护职能在临海水利局。

  对此,临海水利局局党委委员黄怀远给出两个答复:一是按照属地化管理原则,nba直播此处海塘管辖权在椒江不在临海;二是对此事概不知情,更没有批准过这家企业的建设项目。

  记者追问:这一段到底归谁管,难道千里海塘有“盲区”?黄怀远反问:“你问我我问谁啊?”

  记者辗转联系到双信船舶有限公司负责人,该负责人说:“项目今年6月开工,事前已经过临海市水利局下辖的海塘管理所审批。库房位置问题跟水利部门要求‘差不多’。”

  对“该归谁管”“有没有批”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临海市海塘管理所所长赵米构解释说:“这一段海塘有一些历史渊源,虽然行政区划在椒江,但多年前是临海修建的,所以管理、维护权一直在临海。”

  赵米构说,临海市海塘管理所并没有权限审批企业的建设项目,他们给企业的只是一份《临海市涉及海塘管理范围项目审查表》。在这份审查表中,海塘管理所对企业提出三点要求:一是保证海塘坝坡脚5米防汛抢险通道畅通;二是厂房属临时建筑,今后遇海塘建设要无条件服从;三是施工期间要确保海塘安全,如造成损坏、沉降、变形,由厂方负责修复。

  在最后的“水利局意见”一栏中,有自称“不归我管我没批过”的黄怀远所签的“局领导意见”:同意海塘所意见。落款处写着:黄怀远。

  “审查不代表审批。”赵所长认为,他们发给船厂老板的是一张带有建议性质的审查表格,并不是审批表,因为他们是没有权利对该塘坝进行审批的。

  而实际上,企业认为政府已经“默许”,把这张表格当成了合法建厂房的“令箭”。

  在审查表中,“15米保护范围”为什么可以缩到5米?赵所长说,如果做了安全论证,这个范围是可以酌情变更的,“他们桩打得比较深,应该没有问题。”

  然而,即便缩水到了5米“安全距离”,实际建设中厂房与海塘坝的距离却只有2.5米。据了解,当时海塘管理所与企业还有个口头协议,即所建厂房高度不得超过两层。而事实上,该厂房已经起码有4层楼高了。

  据介绍,椒江区的这条海塘坝有126公里长,从建成至今已有10年时间。海塘坝出现了沉降现象,有的地方沉降达1米。近两年,水利部门都在对堤坝进行加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在堤坝周围乱建违章建筑,对海塘坝的防洪能力无疑是雪上加霜。

  台州市水利局局长徐云明说,企业应该严格按照审查表意见执行。同时他们也会依据相关法律条例,对该建筑进行依法处理,确保海塘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