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程项目 >

时间:2021-07-07 21:23

  玉泉营桥西北侧的西南郊冷库被誉为“首都人民的巨型冰箱”,一般每年春节前的最后一周,这里的零售及批发业务达到最高峰,周边的交通也会在节前出现拥堵,成为京城有名的“堵点”。不过近年来,随着很多企事业机关单位减少福利礼券发放,来冷库提货的个人及车辆因此减少,附近道路的拥堵情况也有所改观。

  昨天中午,北京青年报记者驾车沿南三环至玉泉营桥西南角,在西南郊食品冷冻厂门口,有交警和协管员正在疏导进出车流,但往年这里车辆爆堵至三环主路、辅路的场面并未出现。冷库内外,很多穿着棉冬装,脚蹬大头鞋的工作人员,将一些整箱的冷冻食品从冷库里拉到车里,但北青报记者在此逗留近两个小时,没有看到个人扎堆提货的场景。

  一位等待进入冷库的货车司机郭师傅说,他跑运输已经十几年了,元旦或春节前是一年中冷库零售和批发业务最高峰的时段,特别是春节前,西南郊冷库周边聚集的车很多,往往给南三环玉泉营桥区周边都要造成交通压力。不过,今年冷库附近堵车的情况不是那么离谱了,除了有专人疏导,郭师傅也发现到这里提货的私家车辆少了很多。“原来老得避让私家车,现在市场里一看都是上货的厢式货车或金杯车。”

  据了解,位于玉泉营桥西的西南郊冷库(又称西南郊食品冷冻厂)是国家储备肉与北京市储备肉定点储备冷库。主要经营冷冻猪肉及其副产品系列,并建有一万余平方米的北京“西南郊肉类水产品市场”,因为地理位置四通八达,是北方地区形成规模的冷冻食品集散地,商品辐射东北、西北、华北等地区。

  说起西南郊冷库,市民郝女士并不陌生,在她及亲友的印象里,以往每逢春节,采购年货的事都不用发愁,因为单位都会发礼品提货卡,“我家人和亲友在央企、国企、私企工作的都有,往年都收到过单位发放的提货卡,这些福利礼券中有一种是搭配好的大礼包,里面有鱼虾等海产品,蔬菜、水果之类的,可以自提也可以送货上门;还有一种是带面值的,面值不等,从300元至1000元都有过,这种礼券就是要到冷库某个地方提货点自己搭配。”

  除了西南郊冷库,郝女士一家还去北京东南西北其他冷库提过货,但自2012年以来,随着政府的反腐败措施限制了在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零售预付卡发放数量。自2013年开始,中纪委开始针对年节违反八项规定,公款送月饼、送礼券等不正之风进行“公开通报”。在社会反腐倡廉的大环境下,各企事业单位年节这样的福利几乎绝迹。“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大国企在以往应该算是福利最好的单位吧,但近年来发东西、发购物卡的情况也几乎绝迹了。”

  “工会向职工发放年货,礼品券‘打包’是首选。企业省了力,职工也方便。”某公司人事经理介绍说,不过由于许多年货是“季节性”销售,商家凭券定货装箱,而员工需要定时定点去提货,这让人感到方便,同时也容易让一些商家钻了空子。“有一年春节,凭券拿到的水产品,往往冰特别多,螃蟹‘瘦骨嶙 峋’,贝类‘发育不良’。”在某企业工作的王女士说,以往一到春节她又是电话预订,又是跑到冷库附近店面领取,可拿回来之后却大失所望。

  “礼品券方便是方便,可是也容易让商家有机可乘,让人有苦说不出。”一位企业负责人说,而且由于近年来社会风气的转变,他们已经不再给职工轻易下发礼品券了。

  在西南郊冷库市场大厅里,北青报记者走访了十余家摊位,这里冻货只能整箱购买,并不零售。几乎所有的摊主均表示近年来没有给机关单位定制过礼品卡,他们日常只做批发生意,高中低档餐厅、小超市和菜站是他们的主要客户。一位等着货车进场装货的大姐说,她去年曾花一百多元买过冷库商户出售的大礼包,但感觉里面搭配的带鱼、鱼虾之类的不够货真价实。而她身边齐肩高整箱的鱼丸、腐竹、粉皮等货物是要给城里一家自助餐餐厅送去春节期间的备货。

  直到寻访到精品厅一家商户时,销售人员经过几番对话后才小心翼翼地透露,几年前他们长期给京城两大知名医院供货发放过节福利品,但近两年来这些单位不敢再给员工发放福利。今年他收到的订单里大部分都是餐饮或者批发商,只有几单生意是几位吃惯了他家海产品的医生护士自己掏钱团购,要求他们送货上门。 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佳

  西南郊冷库,1972年4月开始筹建,到1983年三期冷库建成,西南郊冷库的总储藏能力达到45000吨,为当时亚洲第一大冷库。西南郊冷库建成后,年交易额在10亿元人民币以上,年交易量10万吨以上,在保证首都市场供应、平抑物价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被誉为“首都人民的巨型冰箱”。